公示公告

    她真的不是“大连涉疫不当言论女幼师”

    2021-11-24 10:47:39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   编辑: 刘顺广   

    原标题:她真的不是“大连涉疫不当言论女幼师”

      张红丽被人盗用的照片。 图片来自网络

      11月17日,大连市公安局针对“幼儿园教师涉疫不当言论”一案的警情通报。

      大连瓦房店女子张红丽从未想过自己会以那种方式出名。

      她1992年出生,常被人夸漂亮,不久前,她的照片却和各种辱骂性的语言联系在了一起。

      1

      11月17日,一个寻常的周三,午后1点左右,张红丽把2岁的儿子哄睡着,正准备点开一部电影。忽然,朋友发来一张图片,问她:这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?”

      她回复“是”。朋友说,在朋友圈里看到了“大连幼师发布涉疫不当言论”的消息,配图正是这张照片。

      张红丽的确当过幼儿教师,但2018年,她因为腰部疼痛离职,2019年结婚以后,一直在家当“全职妈妈”。

      朋友紧接着传来了一条小视频,让她“赶紧去微博上看一看”。

      当时,张红丽的照片已经在微博中被大量转发。照片记录的是2018年7月14日,她去看周杰伦的演唱会,戴着粉丝发箍,笑弯了眉眼。她把包括这张在内的9张照片发到朋友圈留念。她过生日时,还有朋友将这张照片印成生日卡片送给她,并附上祝福语——“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”。

      但现在,有人对着这张照片骂她“长得漂亮但是没脑子”,还有人说她“不配做周杰伦粉丝”。

      张红丽在微博中继续搜索,网友发布的截图显示,一个名为“默然之后蓦然”的账号在2019年5月6日发布了她的那张照片,并配文称:“忽然想起去年这张照片。”

      那个账号不是她的,她也没说过那些话。张红丽很气愤:“莫名其妙给人背了这个黑锅”。

      那是11月17日上午9点54分,微博账号“默然之后蓦然”发布言论称,不希望大连疫情停止,希望越多越好。该账号自称是大连的一名幼儿园教师,平时被各式各样的家长“折磨”。这一言论引发了网友的愤怒,有人从其微博相册中找到了疑似本人的自拍照,并转发出去。照片中的女性实际上是张红丽。

      没过多久,一位前同事也找到张红丽,说照片“应该是被盗用了”。盗图账号的微博相册里还有两位其他老师的照片,这两位老师都来自张红丽原来就职的幼儿园集团,大家都已迅速报警。

      在大连市民所在的微信群中,这些照片被大量转发,而张红丽的照片则更是登上了网络头条。幼儿园的老师们在群里讨论着盗用照片者的真实身份,流传的信息并不足以让大家“一眼看出来是谁干的”,但她们猜测,“应该是朋友圈里的人”。

      “快去报警吧!”前同事建议张红丽。

      2

      张红丽尝试用私信联系一些发表相关话题的博主,解释真实情况,但她的请求没有得到回应。

      尝试了几次后,她意识到事情开始变得“不可控”,“不是我一个人能解决的了”。

      于是,她赶紧到当地派出所报案。

      由于近期大连遭遇一轮新冠肺炎疫情,张红丽这段时间带着儿子回到农村老家。当地民警此前并未处理过类似案件,表示会向上级请示,先为她做了笔录。

      等了一段时间,民警问她:“你认识宋某吗?”

      她答:“认识啊,我们以前的同事。”

      “盗用照片者难道是她?”张红丽感到很震惊。

      虽说是前同事关系,张红丽与宋某并无过多交集,两人曾经在同一集团下属的不同幼儿园工作。2017年,集团组织几十名教师参加为期2天的学习培训,她和宋某恰巧被分在一组。为了方便讨论,同组教师互相加了微信,拉了群。

      聊天时,宋某说,自己以前是学舞蹈的,后来因为生病发胖了。两人还聊了聊星座。在张红丽印象中,宋某“好像有点独来独往”。

      培训结束后,她和宋某就没有来往过了。后来单位再组织培训时,两人没再被分到一组,在微信朋友圈也鲜有互动。张红丽回忆,宋某发的自拍多是局部的姿态,“露一个眼睛”或是“半张脸”,“不像我发的这种全脸,特别清晰”。

      两人再一次联系是在2018年,因为宋某已经去了另一所幼儿园,准备离职的张红丽找宋某咨询办理离职手续的相关信息,她记得当时宋某的态度“挺好的”。

      张红丽从民警处得知,宋某已经因疑似寻衅滋事被传唤到案,她以为,“事情到这儿就结束了”。

      但她没想到,当晚6点20分,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发布警情通报后,事情“更炸了”,网上对她的攻击愈演愈烈。

      张红丽的母亲常年居住在农村,不怎么上网,不知道网络暴力意味着什么。“我妈当时第一反应是,你不用在乎,过两天就没了。”她回忆,“在我妈看来这就是很小的一件事。”

      母亲还跟她开玩笑说,那是2018年的照片,现在你结婚、生孩子,变胖了,可能以后大家也认不出是你。张红丽笑称,母亲是“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”的人。

      事发时,张红丽的丈夫在大连父母家养病,张红丽告诉他:“我照片被盗用了,没什么事,解释清楚就行了。”

      当地警方帮助她联系了几个微博粉丝数量多的“大V”进行澄清,要求删除照片。但仅仅过了一个下午,她的照片已经被转发得“到处都是”。

      乡亲们大多不清楚这件事,外地的朋友们则接二连三地给张红丽打来电话,着急地催促她:“你得赶紧处理,等一夜的话,就不一定发展成什么样了。”

      她原本想:“要不算了,不就是一张照片吗?”

      仔细考虑之后,她意识到:“不对,以后大家可能不记得这个人叫什么,但可能会记住这张脸。等我以后回去工作、孩子上学,大家可能会误认为是照片上这个人干了这件事。”

      “她姓宋,我姓张,我也不可能之后在自己脑门上刻几个字,‘我就姓张’。”张红丽告诉母亲,自己必须去澄清。

      3

      第一时间,张红丽的想法是请警方“出一个公告”,但时值深夜,她打电话给中山分局,“人家都下班了”。

      整个晚上,她的朋友们都在网上行动,一看到她的照片,就联系博主解释情况,希望对方把照片撤下。有的博主在确认实情后删除了相关内容,但更多的私信石沉大海。帮她做笔录的民警也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帮她澄清。而在席卷而来的网络声浪面前,这些力量十分有限。

      也有朋友建议,张红丽应该露脸发个视频说明情况,但她“不想博眼球”。

      这时,她正好看到自己抖音关注的大连本地博主“大连洋柿子”在当天傍晚发了条短视频,评论“大连女幼师”事件。短视频中出现了文字截图,并没有发布她的照片。

      她尝试发私信给“大连洋柿子”,表示自己是被盗用照片的当事人。对方表示很同情,但还是建议她,最好由官方发布通报进行澄清,由博主来发声,“没有人会相信”。

      那一晚,张红丽基本上没睡着过。

      第二天早上起来,她打开手机中的新闻或社交软件,“照片铺天盖地”,传播速度“快得超乎想象”。她顿时蒙了,不敢再看网上的言论。

      再一次,张红丽急匆匆地赶去派出所,询问民警能否为自己出一份公告,证明照片上的她并非网传涉案嫌疑人宋某。民警告诉她,这件事需要一层层地上报审批,且侵犯肖像权属于民事案件,无法进行直接通报。

      “等他们联系完了,这个事肯定已经解释不清楚了。”无奈之下,她又找到了“大连洋柿子”。

      这天上午,“大连洋柿子”为她介绍了《大连晚报》的记者,记者了解情况后,愿意帮她澄清,又帮她联系了其他多家媒体。

      张红丽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稍稍落下。

      有媒体找到她,在电话采访中询问她能否录音,她同意了,“只要不露脸就行”“不想再给大家加深印象了”。

      此后没过多久,就有朋友将新闻链接转发给张红丽:“快看,澄清了!”

      “对,澄清了。”她如释重负地回道。

      18日下午2点55分,她用新申请的今日头条账号“米雪Small”发布了声明:“我是受害当事人。这位被拘女幼师在网上发布的照片并不是她本人,而是我的照片,她是我以前的同事。我的照片被她从朋友圈盗用了……”她附上了两张进行过模糊处理的朋友圈截图,以证明自己的身份。

      抖音平台的工作人员也联系到她,帮助她编辑视频,发在一个全新的账号上。

      曾经,张红丽是个喜欢在朋友圈分享生活点滴的人,有了孩子以后,每次分享完儿子的照片,她都会很快就将照片设置为“私密”。她有时在抖音等社交平台分享照片和视频,为了留个纪念。过去在登录一些App时,她曾把照片设成头像,偶尔上传几张照片,但“不用的话就都删了”。平时她浏览手机的时间不多,空闲时间刷刷抖音,看看小说,上微博也常常只为了看一些可爱的手绘图片。

      她的微信好友大部分是同事和曾经的学生家长,她本以为那都是值得信任的人。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卷入网络风波,但这次“乌龙”使她格外警觉起来,“之后发朋友圈,要考虑分组”。

      4

      张红丽的澄清在社交媒体发出之后,许多网友对她表示同情和安慰。但与此同时,她仍然收到充满猜测和质疑的私信、评论。

      “这件事是真的吗?”“她为什么用你的照片?”“她怎么会有你的照片?”

      还有人问:“你是不是想通过这件事蹭热度、当网红?”“你是想直播带货了吗?”

      甚至有人质疑她就是宋某本人,问:“你是不是想通过这件事洗白?”

      张红丽觉得好气又好笑:”宋某目前还在拘留,要怎么在网上给自己洗白?”

      她草草翻了下评论留言,没有过多回复,“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,我解释清楚了就行,清者自清”。

      有人还在等一个后续,看她会不会起诉宋某。但她说,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,耗费了太多心神,不想再继续这场闹剧。“过了就过了,澄清了就挺开心的,没有什么后续了。”

      其实,她不太理解宋某为什么要上传同事的照片,若说是为自己博关注,同时发布多名教师照片,“明显不是一个人”。她猜测,宋某上传照片并不是为了故意栽赃陷害,“我估计她自己也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”。

      11月19日上午,陷入网暴漩涡近48小时后,有朋友告诉张红丽,部分自媒体还在使用她的照片。她找到后,给博主留了言。

      但至于对方删不删图,她也“控制不了”。(实习生 吴思怡)
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真的 不是 大连 涉疫 不当 言论 女幼师

    
   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全体成员 版权声明